我的图片
CCIM2010春季事工通讯(既代祷信)
助教 邮箱 发表于 2010年04月7日 Wednesday 00:29
 

卷首语

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、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、未曾与巴力亲嘴的 。 ”

—— 列王记上 19:18

“ 弟兄,最近读圣经有什么亮光?跟随主有什么体会? ” 在文革教会经历最严酷逼迫的年代,这两个问题是基督徒相见、交通时最平常的基本问题,深深印在我童年的脑海中。那时,舍己背十字架跟随主,向自己死,经历基督,是信徒生命的范式。虽然神学知识有缺欠,教会组织形式很简单,但对基督的依靠与跟随是每一个基督徒生命的印记。

1992 年,我第一次参加美国教会的主日崇拜。当我与全场三百多人站在神面前,大声地唱诗赞美神时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几周前,我还在北京九个人的小教会里,与弟兄姐妹们低声地,用几乎连隔壁邻居都听不到的方式唱诗。我心里默祷: “ 神啊,哪一天北京的教会也可以这样大声地、不受拘束地唱诗来赞美你?我们什么时候会有那样的自由? ”

2009 年 4 月和今年 1 月,我在北京的两个家庭教会参加了相当有规模的主日崇拜。去年正好赶上复活节,教会诗班的素质与阵容会让 90% 的北美华人教会自叹不如。两次主日崇拜的场地与设备也属于 “ 高端 ” 。如果不讲,在北美的信徒很难想像北京的家庭教会已经发展到如此规模,并获得这么大的自由空间。然而,当我与弟兄姐妹们一同站立,高声唱诗时,却没有兴奋与激动,反到是一丝忧虑划过心头。

七九年的改革开放到现在,三十年的巨变已经给中国带来社会、经济、政治上完全不同的生态环境。经历了 2008 - 2009 金融风暴与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后,世界格局重新洗牌,中国的国力与地位达到近代史以来的高峰点。在经济日益繁荣、意识形态性逼迫已经成为历史的今天,什么是基督徒的标记?什么是教会的功能?世界在转捩点上,中国在转捩点上,中国的教会也在转捩点上。

神的手一直在中国,圣灵的火一直在燃烧。虽然有人对基督徒的统计数字持保留态度,但人数确曾有目共睹地快速增长,而且还在长。盼望、生命的改变,是大陆基督徒对各自邻舍掩藏不住的生命见证。当我们进入到一个相对富裕的时期,当教会成长到一个脱离 “ 简单的、以家庭与亲友为主 ” 的模式时,教会与信徒隐藏于社会当中的、整体与个人性的灯台作用,正在被外在的教会建制性的、外显的见证形式所取代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广大的教会对福音与基督的委身、神学的建立、教牧哲学的取向将会决定教会发展的走向。我们会成为老一代家庭教会的继承者,在更好的神学与教会治理手段装备下,毫不妥协地传福音造就门徒,不断倾教会之力,成为基督死而复活的见证人么?还是会将目光转向教会内在的发展,虽然也做宣教、也不断履行传福音布道的责任,但本质上却失去了圣灵的火,成为以教友为中心的内向型教会?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实践神学教授 John Miller 直言,大多数的教会是后者。他于 1960 到 1970 年间牧养了十年的教会就是如此,让他最后辞去牧师一职。后经认罪、祷告、读经,从圣灵重新得力,被福音的火燃烧,后又重回到教会开始更新的工作。

背十字架跟随主、作基督的见证人是我们这一群人属天的呼召与托负。今天的基督徒与教会领袖所面对的诱惑比当年的逼迫更具挑战性,恶者与我们的罪更狡猾。然而神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。与中国过去的年代和历世历代的众圣徒一样,现在是祷告的时候,是真实经历基督复活的大能的时候,是单单依靠圣灵的时候。同蒙天召的弟兄姐妹们,愿你我敬畏神,得蒙保守在主的恩典中,愿我们的教会领袖在物质富足、政治宽松的今天更加依靠神、依靠圣灵的工作,为基督的福音大发热心,让教会成为在坐在死荫地之人的祝福。

一乐 2010 年3 月6 日

 

本期目录
· 卷首语
· 2010 年度财务预算
· 秘诀是什么?
· 感恩零九
· 培训事工分享
· 简讯与代祷
· 你我能做什么
· 2009 年度财务报表

请下载 pdf 文件阅读全部内容
若神感动您支持我们的事工,请下载回应单,或在
网上信用卡奉献



ThemeGurus
您尚未登录。 (登录)